R.I.P.

短的十來天,我經歷了生命的誕生與結束。兒子的誕生,讓我體會到好像責任感突然變重了,要好好思考能給下一代什麼,而正當我還沉浸在當爸爸喜悅的同時,卻又聽聞同事噩耗,讓我一下子跌入谷底,頓時百感交集,五味雜陳。

"生、老、病、死" 本是常態,只是有些人過得比較快,有些人跳過了一些步驟....

"你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,但你可以控制它的寬度" 請把握當下,珍惜你我身邊重要的人。

最近發生的事情,又讓我想起一些往事,這篇網誌我不貼圖,字數可能也是有史以來最多的,如果你想聽聽那些在我生命中,曾經那麼美好的人的故事,那請繼續看下去....



記得就讀台南建興國中的時候,班上有一位吳同學,人很乖巧,成績也相當不錯。吳同學的家裡好像是經營工廠,家境算不錯,吳爸爸與吳媽媽熱情又客氣,有次大考完畢,吳同學招待了一些朋友去他家裡玩,我也在其中。當天的細節老實說我已經記不太清楚,只他們廠辦跟住家在一起,吳同學跟弟弟睡同房間,是上下舖。

吳媽媽每天中午都會幫她兒子買便當,每週總有一天,會買建興國中外面京園壽司的鮭魚卵軍艦,我想可能是想替小朋友多補充一點DHA。國中的時候我對魚生沒什麼特別興趣,家裡也不常吃,當時只覺得滿滿一紙盒的鮭魚卵軍艦,看起來好高級,好像很好吃。

吳同學看我眼睛發亮,有次就分我幾顆鮭魚卵嚐鮮,正所謂好東西與好朋友共享。

某天,他沒有來上課,在我還搞不清楚是怎回事時,下一個瞬間,已經跟一些同學站在竹溪寺的靈骨塔旁,吳媽媽交代我們要摘榕樹葉放在胸前的口袋,然後拜拜完了離開前再扔掉....

發生什麼事情? 這是不是真的吧? ....我心裡迴盪著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。

吳同學是睡著離開的,就一如往常的睡在房間的上下舖,只是作了一個永遠不會醒來的夢。

沒有什麼比失去至親、摯友更痛,這次我第一次體驗什麼叫做生離死別。



大學的時候,大家都說要參加一下社團,體驗多采多姿的社交生活。高中時我參加過合唱團,加上也沒什麼特別興趣,於是大學也就順理成章的加入了合唱團,但是,到現在我樂理還是非常非常的差(只會出一張嘴唱而已)

依稀記得大三還是大四的時候,社團來了一位電機系的學弟,靦腆木訥,是個誠懇、認真又正直的好人。

學弟生在鄉下地方的小康家庭,上面有兩個還是三個姐姐(又忘記),家人把所有資源都拿來栽培他,望子成龍,希望他好好努力,將來可以出人頭地。學弟跟我弟弟同年同月同日生,也許是這樣,我總覺得他很有親切感。

電機系偶爾也會來工學館上課,加上中原佔地實在是太小,除了社團,我們偶爾也會在校園的轉角不期而遇。學弟只要有煩惱,多半就會找我商量,他知道我很愛喝無糖純喫茶,有時候晚上如果沒事,就會拎兩罐到我家談心,聊聊社團的問題,或者自己喜歡的對象等等。

如果不是發生意外,我想我們應該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,就像親兄弟一樣。

學弟跟同屆的社團學弟妹出遊,戲水時發生了意外,就這樣離開了....

朝夕相處的人,突然就這樣消失,我走在學校裡面,都還會覺得下一個轉角就會遇上學弟;在家裡休息時,還會覺得等等會接到電話,有人按電鈴,然後學弟就在樓梯口拎著純喫茶出現....

有天晚上,我離開Lab,跑去蔡老師辦公室,老師剛好還在加班,我把事情告訴老師,在裡面哭了很久。蔡老師、師母就像我的再造父母,當時除了向他們訴說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(或向誰)排解這種悲傷的情緒。老師有跟我分享他以前的遭遇,他同樣也遇過同學外出旅遊發生意外,希望我節哀,我當時只覺得,人真的很脆弱,是如此的不堪一擊。

當時社團有一位大學長對宗教相當有研究,他帶領我們幾個較為要好的社團朋友,一同到學弟家助念,希望他順利前往另一個世界,也能在那裡獲得平安、喜樂.... 最後見到學弟一面,記得應該是出殯的時候,看到那一幕,才真的讓我有 "學弟真的離開了" 的感覺,很多學妹哭成一團,我沒有哭,只是不斷告訴自己要接受這個事實。

算一算時間,應該也有十年多了,時間沒有沖淡那些刻骨銘心的回憶,只帶走我悲慟的眼淚。



學畢業以後,我先在中壢就業,後來輾轉到台中,工作了兩、三年,最後北上發展,進入了Yam(蕃薯藤數位科技)。對沒有見過世面的我來說,Yam就像一間有規模、有制度的大公司,讓人可以專心致力奉獻一輩子(當然後來發現並不是這樣,而且我得先聲明,後期被WebsTV併購的Yam天空,已經不是當初的Yam了)

在那裡,我認識了許多專業、對資訊有熱誠的同事,甚至有一部分同事,在我離開Yam之後,依然有緣能一起上班,那就是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,同事S。我們多半都叫她70,以下就一律用70來稱呼她。(70是綽號,與其名諧音)

70跟我是同一期進入現在這間公司,一直都坐在隔壁,一起工作。她可愛善良、聰明乖巧、工作勤快又好相處,也許是雙子座的特色,讓她不但保有女性可愛單純的特質,又能跟工程師一樣有邏輯、有條理的寫程式,學習能力很強,是不可多得的好同事,好朋友。

70的先生也是我Yam的同事,他們倆多年長跑,終於在百年元旦完成終身大事,當天我因為有案在身,只能替他們紀錄隔天的歸寧喜宴。那天我沒吃什麼東西,就是努力的紀錄、拍照,胃是空的,但心理是滿足的,70的兩位姐姐都有到場幫忙,為人就跟70一樣親切、客氣,70的爸爸是中學老師,看起來和藹可親,他把女兒教養的非常、非常好。70的家人雖然同我是第一次見面,卻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,完全把我當自己人看待,非常好相處。

天公疼好人,但也會有瞎了眼的時候,新婚不到半年,70發現了身體有了異樣。

不知道是飲食習慣還是環境汙染,最近我身邊總是有些狀況不斷發生,我媽媽的堂妹、大學社團老師、攝影朋友兩、三位,甚至我常去的機車行老闆,身體都出現了狀況,雖然大部分都有治癒(控制住),但也有悲劇收場。真的很難不讓人感嘆:究竟是怎麼了?.... 包含我們夫妻倆,其實也遭遇了一些正常夫妻沒有過的體驗。(這有機會再說)

即便我身邊發生這麼多事,聽聞70要手術時,我也是心頭一緊,擔心了起來。醫生檢查的結果很快就出爐,也很快就敲定了手術日期。當天要進行六小時的奮戰,不算小手術,70說成功率高達95%,可以不用擔心,只是休養要一段時間....

我:"等靜養結束後,再回到工作崗位時,也差不多剛好我兒子滿月。"

她:"那彌月禮要算我一份喔!" 70像往常一樣開心爽朗的笑著,我說:"當然,怎能讓紅包跑掉!"

她總是樂觀面對,保持正向的心情很重要,我也不想把焦點一直放在病灶上。

感嘆生命的無常,要把握當下,於是趁70手術前一周約了Yam的RD部門聚餐,這應該是我們離職後最多人到場的一次,連桃園、基隆的同事都來了,席間並沒有提到70的事情,我也不是因為這樣才約,但這種能跟老同事大夥一起吃飯的感覺真好,沒有壓力、不談公事,就只是話家常,看看大家發展的怎樣,順便聽一些爸爸經當作預習。

6/14我兒子出生,70是6/15進行手術。

手術成功圓滿的結束,但當天晚上出了狀況,又進行二次手術,70就陷入了昏迷。

6/16晚上
我趁出院前,到新莊樂寶兒旁邊的地藏庵替70求平安。

6/17中午
同事們約了到行天宮替70求平安,下午還用iPhone錄音,送去醫院播放給70聽,ICU一天只開放兩小時,我們能作的有限,只能把加油打氣的力量送到她身邊,我怕錄音錄的不好,還先把稿子擬好,我是這麼說的:

70阿,我是小白,

聽說妳還在睡覺休息阿,趕快起床啦!

旁邊位置少了妳好不習慣。

上次妳說,我兒子的彌月蛋糕也要算妳一份,他前幾天已經出生囉,

跟妳一樣是聰明的雙子寶寶,就等妳回來看他,快點醒醒阿,70阿姨~

6/20上午
我們部門經理帶頭,六個人前往石牌榮總,今天是70生日,我們要當面跟她說話,替她加油。我告訴70,小朋友已經出生,人家說"取某前,生仔後"運勢最好,生完小孩我都沒去買樂透,把所有的福運都留給她,希望她加油,趕快醒來。

6/25一早
我收到同事的簡訊,短短四個字,卻是我最不願意見到的結果,我把手機拿給正在餵小朋友的Evelyn看,她立刻就哭了出來。我沉默了很久很久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是的,70終於擺脫了病魔的糾纏,只是換了一種方式。

6/27 9:00am
經理緩緩帶上了門,請大家起立,於是,全部門同仁都知道了這個消息,我們集體默哀了一分鐘。轉身看到我左手邊座位時,我腦袋只有一片空白,很難接受這已經發生的事實....

我想樂觀的70,一定不希望看到我們垂頭喪志,我們要更努力,過的比以前更好,也希望她在天國平安喜樂,跟媽媽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。希望看到這篇網誌的朋友,也能在心理替70祝福,我們都相信她會再另一個世界過的很好。



僅以此篇,紀念這些曾經在我生命中,如此美好的人,謝謝你們。




ps.最後也提醒大家,多注意作息飲食、身體健康,也記得把握當下,並珍惜身邊那些重要、關心你(妳)的人。